世界杯两年举办一次?贪婪下的旧案重提落地没那么简单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egamold.com/,欧洲杯

北京时间5月21日晚上九点,国际足联第71届全体大会以线上视频的方式进行。除了投票决定2023女足世界杯的举办日期、以及讨论成立“一项全球女子足球赛事的概念”外,一项关于将男足世界杯和女足世界杯改为每两年举办一次的提案,引发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

这项由沙特足协提出的提案也已经通过了国际足联大会的投票,将被正式进行可行性研究。事实上,这项看似疯狂的提案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国际足联的政治场上,作为国家队赛事顶流的世界杯在商业开发上已经很难再挖掘出额外的潜力,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因凡蒂诺也选择了一条和前任布拉特不谋而合的道路。

两年一届世界杯的噱头,早在上世纪末,世界杯刚刚扩军至32队时,时任国际足联主席的布拉特就已经抛出过,但并未得到重视,更遑论像这次这样进入国际足联大会的议程。而之后几乎每届世界杯前后,布拉特和普拉蒂尼都会有类似言论放出,但同样因为压力和反对声而没有了下文。

此次提交这个方案的是沙特足协,多年前站在布拉特同样也是他们,因凡蒂诺和他的前任一样,自上任以来与来自中东的势力保持着互通有无的关系:无论是卡塔尔世界杯的申办,还是世俱杯的赛制改革,都能在这些决定后面看到中东势力的影子。

而此次每两年举办一次世界杯的提案除了正式提交大会进行研究外,也已经有多位足坛高官出来炒热舆论,为改革站台、早在今年3月,现任国际足联全球发展主管的温格提出了每隔两年举办一次世界杯和欧洲杯(以及其他大洲锦标赛)并停止举办任何其他国家队比赛的想法。南美足球高官、国际足联副主席之一、因凡蒂诺的亲密盟友亚历杭德罗-多明格斯在2019年,就曾公开支持每两年举办一次世界杯的想法。

在欧洲杯扩军、新创欧洲国家联赛、欧冠改制扩军和增加欧协杯大背景下,一直将商业开发视作推动足球运动发展第一动力的国际足联必须有所动作,在疫情危机下加速改善旗下国家队赛事体系,以挽回疫情打击带来的体系性危机。

因凡蒂诺已经完成了世界杯(2026年美加墨世界杯)和世俱杯(原定于2021年夏天举行的中国世俱杯)的大扩军,已经算是从欧足联和欧洲职业联赛庞大的市场中切分出的一块更大的蛋糕。

国际足联此次选择将世界杯两年举办一次的提案拿上台面,从根本上来说还是脱离不了与欧足联争夺市场份额、并且进一步扩大世界杯商业收入的嫌疑。两年一届世界杯,在世界杯已扩军到48支球队的背景下,相当于直接与欧洲杯和美洲杯碰撞。一旦实施,未来全世界职业球员将再无轻松的单年度假期,因为隔年就有世界杯,另外的隔年必然被安排欧洲杯和美洲杯。而世界杯频率的加密,会让更多球员有机会参与世界最高赛事,同时也能为国际足联带来更多的收入。

可现实问题却是,在俱乐部赛事占据绝对上风的当下,如果世界杯这样球员和观众都无法拒绝的比赛改为两年举办一次,势必造成国家队国际比赛日的增加,直接与俱乐部赛事相冲突。而另一方面,世界杯次数的增加,除却寻找主办方的难度相应提升,这种“大水漫灌”式的赚钱模式,本身会大大降低赛事含金量。世纪之交的欧冠联赛为向豪门妥协,推出两阶段小组赛就是前车之鉴。这样简单增加比赛场次的做法,并不会让转播和赞助收入成比例增长,却会因比赛质量下降,适得其反。最终欧足联都只能改回单阶段小组赛,才重新让欧冠商业回报率保持了持续上升的势头。

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以及欧洲各豪门俱乐部,在世界足球产业上的竞争是永恒主题,疫情冲击下饱受打击的足球产业,国家队赛事更是重灾区。国际足联有此“颠覆性”的改革方案,也是情理之中。只不过因为疫苗推广的日益普及,足球产业恢复常态指日可待,原本就一直在被压缩的国家队比赛体系,想要通过这样激进的改革大大增加权重,并不现实,而且也会遭到已被过多赛事折磨得精疲力竭的职业球员反对。